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分析:疫情蔓延 令豆棕油脂举步维艰

时间:2020-03-05

Futures K线图

Source:天霞粮仓网

1,US Beans

春节期间,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及其向全国的蔓延,美国大豆也大幅下跌。3月份,主合约一度跌至868.6美分的9个月低点,较2019年10月22日970美分的前高点下跌了101.4美分。最近几天,尽管美国大豆连续反弹,并显示连续第六天上涨,但实际日涨幅并不显着。截至2月10日,3月份收盘上涨约2.25美分,至884.25美分/蒲式耳。5月份的发行价上涨2.25美分,收于每蒲式耳897.25美分。这主要是因为美国白宫经济顾问表示,尽管新的冠状病毒疫情可能会造成延误,但中国仍将实施贸易协定的第一阶段。

附图:美国大豆价格趋势图

事实是美国大豆目前仍面临巨大压力。首先,美国市场对中国的采购没有足够的信心。交易员表示,市场对中国大量购买美国大豆的希望已经减弱。美国农业部的一名经济学家表示,2月份的供需报告将考虑到贸易协定第一阶段的目标,但不会包括中国采购承诺的细节。

美国对中国的大豆出口也大幅下降。美国农业部发布的每周出口检查报告显示,经过连续四周的增长后,美国上周对中国(中国大陆)的大豆出货量比一周前下降了75.5%。截至2020年2月6日的一周内,美国向中国(大陆)运送了135,335吨大豆,相当于两艘巴拿马货船运送的大豆数量。上周,美国向中国大陆运送了552,523吨大豆,相当于8船大豆。美国对中国的大豆出口检查占该周出口检查总量的22.4%,高于一周前的40.8%。

此外,巴西的形势也威胁着美国的大豆生产。根据美国农业部海外农业局发布的最新顾问报告,巴西大豆产量预计将在2019/20年达到创纪录的1.245亿吨。大豆播种面积数据略有增加,增加了10万公顷,达到3690万公顷,这是由于一些地区播种面积数据略有增加。巴西的高产量拖累了美国大豆市场。然而,与此同时,该顾问还估计,2019/20年度巴西大豆出口量为7500万吨,高于2018/19年度的7400万吨。由于大豆面条的进口自节假日以来一直相对有利可图,巴西大豆面条在2-4月运输期间的毛利为250-270元/吨。即使扣除150元/吨的加工费,利润也相对可观,这吸引了中国买家积极购买。上周,中国总共购买了25船巴西大豆,巴西大豆占据了美国大豆的市场份额。此外,由于美国和西方的运费较低,据报道,上周五,一家中国民营石油工厂还在2月20日至3月10日的装运期内购买了两艘美国和西方大豆船。

由此可以看出,尽管美国大豆已经上涨了6天,但他们在顶部仍然面临巨大的压力。目前,美国大豆在900-910美分区域的主合约仍有很大阻力,目前支撑水平较低为850美分。

二。油脂

周一,豆油和棕榈油期货价格恢复交易,并开始直接下跌。当日,大连豆油2005年合约直接跌破6000元/吨至5982元/吨,比1月初的6950元/吨的高点低968元/吨。大连棕榈油2005年跌至5510元/吨的低点,比1月初的6476元/吨的高点低了966元/吨,而豆油和棕榈油两大油类的跌幅惊人!然而,第二个交易日开始大幅反弹,主要是因为节后恐慌扩大了疫情对石油和脂肪需求的影响。油脂在超过跌幅后反弹。然而,此后反弹一直没有持续,本周石油市场再次回落。

附件:大连泛豆油趋势图

附件:大连泛棕榈油趋势图

目前,疫情形势仍然相对严峻。旅游业和餐饮业遭受了严重挫折。主要大学的开学和企业复工也不同程度地推迟了。居民外出就餐的急剧减少极大地影响了中型包装等餐饮用油的消费。尽管疫情对家庭小包装消费有利,但家庭小包装消费的增加不能弥补餐饮消费的减少。因此,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豆油的总体需求将明显低于前几年同期。据有关统计,国内石油消费量为每年3450万吨,其中餐饮消费占41%,家庭消费占22%。疫情大大减少了居民外出就餐的人数,并对餐饮用油的消费产生了很大影响。据初步估计,餐饮消费将下降50%左右,小家庭消费增量可抵消餐饮消费下降20%,总需求将下降30%左右。根据目前的情况,如果疫情乐观地预计在2月下旬得到初步控制,那么消费将主要在第一季度受到影响,石油消费预计将减少50-70万吨。

据Cofeed统计,2020年第6周(2月1日-2月7日),全国各地油料作物压榨大豆总量为吨(吨粕和吨油),比上周增长1394%,本周大豆压榨启动率(生产率利用率)为22.63%,比上周1.50%增长21.13%。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出通知:创造条件,尽快恢复全面劳动。不同地区将根据疫情确定复工时间。优先恢复医疗领域和居民基本生活领域的劳动。未来两周,压榨企业将迅速反弹。第七周,油料压榨量预计约为150万吨,第八周压榨量约为175万吨,基本达到正常水平。

附图:油厂开工率变化图

然而,由于疫情依然严峻,全国豆油第6周的成交量仅为1800吨,远低于正常水平2万吨/日,节日前第3周的总成交量达到吨,下降97.02%;周一,豆油销售总量仅为8700吨。今年到目前为止,豆油的总周转量为100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7.43%。除了疫情的影响,在美国大豆产量大幅下降的背景下,美国大豆期货价格高于去年同期。此外,国内豆油“去库存化”进程的恢复,推动大连国内豆油期货价格大幅高于去年同期。流行病的爆发影响了买家进入市场的热情。在此背景下,今年年初至今豆油交易总量明显低于去年同期,同时,油厂出货量也受到严重影响。随着油厂启动速度加快,豆油库存也停止下降并开始回升。截至2月7日,国内商品豆油库存总量为89.69万吨,比上周的84.81万吨增长4.88万吨,增长5.75%,比上月同期的90.32万吨下降6.3万吨,下降0.7%,比去年同期的13.13万吨下降41.34万吨,下降31.55%,五年同期平均为10.98万吨

附图:豆油库存变化图

此外,2月初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同比下降20-26.8%。此外,MPOB报告显示,马来西亚1月棕榈油产量为117万吨(路透社预计去年1月121日彭博124期113,12月133.3,1月173.7);出口121万吨(路透社预计去年1月167.6日,12月140日,128彭博社128 cimb 128);截至1月底,棕榈油库存总计176万吨(路透社预计去年12月底为176桶,12月底为200.7桶,1月底为300.1桶)。马掌产量下降b

此外,油菜籽的起始率最近一直保持在较低的水平。上周(截至2月7日的一周),中国沿海地区进口油菜籽总库存降至11.5万吨,较上周的12.9万吨减少1.4万吨,降幅为10.85%,较去年同期的61.5万吨减少80.88%。然而,孟晚舟事件仍然没有进展,对运往中国的油菜籽的限制继续存在。2月10日,贵州省粮油储备库提交了购买吨四级菜籽油的投标,起价为8700元/吨,收盘价为0吨。考虑到菜籽油的基本价格已经涨到05加500-600,在贵州由于疫情,从广西到400元仍然很难找到一辆车,8700的出价不是很有吸引力。周三上午,我们将继续竞标8万吨菜籽油,但目前中国东部的菜籽油库存只有29万吨,而中国南部的库存为6.2万吨,可供销售的更少。紧急储备的扩大将进一步收紧可以流通的菜籽油的数量。此外,中加关系的缓和没有时间表。工厂里的油菜籽越来越少,最近几个月菜籽油的合同基本上已经卖完,工厂不愿意卖,菜籽油期货整体上保持了强劲的趋势。

也就是说,豆类和蔬菜的价格差距仍在扩大。截至2月10日,菜豆期货价格差为1530元/吨,菜豆现货价格差为1523元/吨,1月中旬菜豆现货价格差仅为800-900元/吨。

3。疫情导致需求急剧下降,豆油库存持续扩大。在棕榈油行业,需求疲软的影响超过了产量下降的影响。大豆期货价格调整的压力加大。然而,植物油一枝独秀,带动了周围的石油市场,增加了其他油的抗下降能力,限制了大豆油棕色油市场的下降。然而,预计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前,石油市场的压力将难以消散,总体局势将依然脆弱和动荡。

  • 友情链接:
  • 溧水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autosh.com.cn 技术支持:溧水资讯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