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上置集团再陷危机 行政总裁彭心旷接受公安部门调查

时间:2020-03-11

Company |尚志集团危机再现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彭新光接受公安部门调查

钟芳日报记者叶莉|京华报道

2020年1月20日,尚志集团有限公司发出通知,称执行董事兼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彭新光的家人已通知公司。 公安部门因个人原因要求对彭新光进行调查,并采取了限制性措施,因此彭新光无法正常与他联系,因此彭新光暂时无法履行其职责。

组块公司在公告日确认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公安部门或任何其他监管、政府或司法机构的关于这些措施的通知或法律文件。除上述由彭新光家人提供的信息外,董事在公告日并未知悉任何其他与本办法相关的信息。

尚志集团董事认为,这些措施是否会对集团的经营或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需要进行评估和确定。现阶段采取了以下措施:董事会于2020年1月19日任命执行董事朱强为公司代理首席执行官,朱强将担任(含)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

这并不是上海集团目前面临的唯一危机。

自2019年起,尚志集团因未能支付项目的购买和预付款(撤诉后)而被两位股东起诉;与此同时,2019年上半年,其净利润同比下降306.09%。此外,受大股东变现危机的影响,上海证券交易所集团一度成为出售和处置的对象。这一次,执行董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彭新光因个人原因接受了公安部门的调查,并采取了限制性措施,给公司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一场又一场危机

危机的出现应该从2015年开始。

那年6月9日,保利地产宣布收购陷入财务困境的上海集团30%的股份。仅仅八分钟后,上海证券交易所集团创始人、时任董事长、执行董事兼大股东石坚被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宣布实施“住宅监控指定住宅”。股权交易立即变得不确定。

那天晚上,石坚的儿子石兵告诉媒体,当时石坚被带走了,但没有说明具体原因。“当时有人到达时,他没有说是什么情况。他要求配合调查,而对方没有告诉我们何时终止。”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向《时代周刊》记者证实了此案,但以保密为由拒绝立案。

与此同时,一些媒体披露史健被检察院监视或涉嫌官员受贿。

同年8月14日,上海置业集团宣布终止与保利地产的并购谈判。此后,被称为“中国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巨头钟敏投资有限公司立即介入,并最终用了110天时间控制了上海集团。

同年10月,中国民嘉业以14.9亿港元的价格成为香港上市房屋企业上海证券交易所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总股份为149亿股,占总股份的72.454%。

在中国人掌权之前,东证集团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处于“最困难时期”。在CMI收购上海投资集团后,上海投资集团表示,CMI的“投资后管理业绩显示出初步迹象”,并在6个月内扭亏为盈。此外,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上海分行集团从中国工商银行获得了100亿英镑的信贷额度。

随着困境的缓解,上海上海集团开始寻求战略转型。在2017年上海集团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该集团表示将加快传统房地产开发商向金融房地产的转型。

然而,危机还没有完全解决。

从过去三年的发展来看,上海托普集团的利润仍然徘徊在新加坡

阳光城10月24日披露,董事会和监事会已收到上海文佳提名的彭新光董事和陈超监事的书面辞职报告。彭新光因工作原因向公司董事会申请辞去第九届董事会职务。辞职后,他也不再担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成员,也没有在公司担任任何其他职务。

━ ━顶级交易所

2019年,上海集团也经历了一波顶级交易所浪潮。

6月3日,上海托普集团召开年度股东大会。前执行董事陈超辞职,因为他获得了99.86%的反对票。结果,上海托普集团的董事会成员从11人减少到10人。

几天后,东证集团宣布公司秘书彭家辉辞职,拥有13年以上会计、审计、税务和公司秘书专业经验的朱昊天被任命为新的公司秘书。

7月18日,上海家园集团宣布,刘枫辞去公司执行董事、投资委员会委员、首席执行官及授权代表职务,即日生效。任命蒋楚明为公司执行董事,彭新光为公司首席执行官。

据了解,2017年10月,彭新光因调任公司董事长、投资委员会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而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随后,刘枫空降进来,从彭新光手中接过“接力棒”。

据了解,2017年10月,彭新光因调任公司董事长、投资委员会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而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随后,刘枫空降进来,从彭新光手中接过“接力棒”。

此时,刘枫的加入也被认为是尚志集团转型的决定。

在进入上海置业集团之前,刘枫还是上海北外滩项目“明星工程”的总经理,领导上海北外滩项目的开发建设。这种控制市场的能力可能正是上海集团所看重的。

在过去的两年里,当刘枫掌管的时候,上海证券交易所集团确实出现了调整的迹象。根据之前制定的转型战略,上海集团加大了房地产投资行业的发展力度。根据“投资、融资、管理、退出”的原则,上海证券交易所集团在过去几年中先后完成了澳大利亚施菲尔德项目、深圳上海资产项目、英国写字楼项目和沈阳项目的退出或部分退出。

尚志集团认为这种模式能够及时收回资金,实现投资收益,实现投资价值。然而,从财务报告数据来看,转型的效果并不明显。从上海集团近年的年报来看,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净利润逐年下降,分别达到3.43亿元、7.2亿元和1.14亿元。

此外,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甚至质疑其作为流动性最差的房地产公司之一的糟糕财务表现。

对此,上海家得宝表示:“目前,上海家得宝在上海、长沙、大连、旧金山和金边等国内外核心城市拥有超过200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下一步,公司将立足当前实际,积极推进嘉兴、大连、旧金山等项目的发展,加快项目销售归集。同时,采取有效措施,进一步提高经营性物业的经营绩效。在保持公司稳定运营的前提下,根据资金情况和公司的战略,部分项目将适时扩大和保留。”

现在彭新光被调查了,好像5年前的那场戏又上演了。对于上海集团来说,前方的道路已经增添了一抹灰色。

分机:

咨询服务

中国贾敏实业董事长彭新光。毕业于中南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的全球金融企业管理博士正在阅读。先后担任长沙市朱庆湖管理委员会项目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湖南省湘江新区项目建设部副部长、长沙梅溪湖实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试点公共设施公司董事长、梅溪湖投资(长沙)有限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兼总裁

  • 友情链接:
  • 溧水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autosh.com.cn 技术支持:溧水资讯网| 网站地图